今日头条CEO张一鸣对于媒体业的未来看法2

这样一来,用户甚至连的也不用打开,直接从锁定的手机屏幕跳转到自己感兴趣的内容。而用户也可以通过的设置,高度定制化自己收到的通知。其实这种通过来分发内容的形式,和今日头条也挺像的。一会儿我们会提到,今日头条也打算把向用户推送新闻的权利,交给入驻头条号的媒体。媒体机构对这些功能的反应如何呢?可以说,他们的反应出人意料的激进。

赫芬顿邮报()走在最前面,它是的首批合作伙伴,也是第二批合作伙伴。因为在上获得了非常可观的流量,赫芬顿邮报甚至挖了新闻业务的媒体合作主管,让她担任执行主编(),计划在年与各个平台做更大规模的合作。以另一家估值10亿美元的网络原生媒体为例,通过,它在上发布内容的直接浏览量为11.3亿。而此前通过发布链接导流到自家网站的方式,浏览量仅有3.49亿。直接发布内容吸引的流量,是导流到自家网站上流量的3倍多。

的创始人(顺便说,也是赫芬顿邮报的创始人)公开宣布:"你应该利用这个发布渠道展示内容,而不是给出一个跳转到网站的链接。"他有自信这样说,也是因为的盈利模式的创新:完全放弃传统的广告,为客户订制"原生广告",让内容成为广告的一部分。华盛顿邮报是老牌媒体中非常典型的代表。年被亚马逊的贝索斯收购后,华盛顿邮报就把自己看作一家数字化公司。在出现之后,华盛顿邮报也选择去和合作。

这家媒体的策略就像他们的说的那样:“我们想要在所有平台上触达未来的读者,我们毫无保留。”这种策略让华盛顿邮报获得了巨大的成功,年10月,华盛顿邮报的用户访问量在历史上首次超过了老对手纽约时报。到年11月,访问量达到了历史高峰万人次,几乎是被收购时的3倍。再来看看纽约时报的做法,他们的做法可能比华盛顿邮报要保守一些,但是他们同样不想把任何一个平台上的用户拱手让人。目前,纽约时报加入了上面说到的全部分发平台。

此外,的计划()和的,纽约时报也是最早加入的媒体机构。纽约时报的是这样说的:“,’s.isof.”(是的,合作有风险,但不入局更危险。)趋势总结和行业展望通过上面这些情况不难发现,尽管海外的媒体市场环境和中国有着巨大的区别,但全球范围的趋势惊人的相似。主要有三点:第一点,内容市场需求空前旺盛。技术的革新,刺激了内容的生产和消费。

从前人们在早餐时、上班路上、晚饭后看一张报纸,现在手机24小时不离手。下面这张图是用户使用今日头条的时长的变化,大家可以看到,从年1月至今,从25分钟到53分钟,使用时长增长了一倍。这说明用户希望看到越来越多的内容。相比文字内容,富媒体内容,特别是视频正受到用户更多欢迎。以旗下视频网站为例,它去年收入90亿美金,估值超过千亿美金。

这个平台上,出现了像这样,估值超过20亿美金的媒体巨头,在上有超过20个频道,这些频道的订阅量已经超过了万。从这个角度来说,我建议在座的各位,多多尝试做视频内容。第二点,也是最重要的一点:创作与分发分离。媒体专注于内容创作,将分发交给几个主要平台去做,已经是大势所趋。在国外,这些平台有、、,、甚至。

在国内,公认的是“两微一端”:微博、微信和今日头条客户端。第三点,信息过滤的权力让度。从前,人们让媒体帮忙过滤信息,去决定自己该知道什么事情在发生,这个权力在媒体手中;今天,信息空前的膨胀,人们无法仅仅依赖媒体完成信息过滤,于是,原先交给媒体的权力被收回了。到底把权力让度给谁,才能解决"该看什么内容"这个问题呢?我认为主流的方式有两种,一种是把权力让度给社交关系,让每个人推荐自己喜欢的内容给朋友,大家一起来干编辑的工作,同时也消费朋友推荐的内容;第二种是把权力让度给算法,让算法来识别你的喜好,推荐你可能感兴趣的内容。两种方法都能大大提高信息分发的效率。

、、微信和微博就是把权力让度给社交关系,通过社交圈子分发信息的例子。社交分发自有其优势,但劣势也很明显。前《连线》()杂志主编克里斯-安德森曾经说,"在推荐这件事上,友谊的作用被过分夸大了。"这一点很好理解,尤其在今天,大家可以想想,你们的微信都加了成百上千个朋友,但你要刷多少朋友圈才能看到对你有价值的信息?而、今日头条则走了算法分发这条路,这也成为了潮流,之后出现的同类产品,基本都模仿了今日头条的方案。大家看到的这些,就是世界各地模仿今日头条推出的新闻应用,有些日活跃量还不小: (印度)万Smart(日本)万(印尼)万GÜ(土耳其)未知这里我想再多说两句:说到算法,很多人会觉得高深莫测,又觉得冷冰冰的,也许会在无形中拉开了我们与大家的距离。

但实际上,业内人士会知道,任何公司都是两条腿走路,算法与人工并行的。比如你在看到的时间线,主要由算法推荐内容,同时也有一个数百人的团队对这些内容进行人工核查和调整。今日头条也一样,我们有专业的内容运营的团队,其中有不少人有传统媒体的工作经验,他们会帮助算法去发现、判断内容的价值。我们很在意发挥人的智慧和品位,一直在寻找算法和人工之间的最佳结合点。作为一个前程序员,我明白技术对世界的驱动作用;同时,作为一个重度内容爱好者,我也明白技术永远不是最重要的东西,在今日头条,技术的作用恰恰在于对"内容"的价值的深刻体认,而这些内容,正是由在座的各位所创作出来的。

以上和大家分享的,就是我对未来的媒体的看法。关于如何预见未来,我很喜欢一个说法,来自英国前首相丘吉尔:“能看到多远的过去,就能看到多远的未来。”“过去”是什么?过去,就是“传统”。今天,“传统媒体”一词已褪去光环,听起来甚至有点过气。但我想特别强调的是,“传统”是一个很好的词,是现实中演化出未来的基础。

我们来看一张二战老照片。这是年10月22日,英国伦敦肯辛郡,一座被德军燃烧弹摧毁的图书馆,“荷兰屋”图书馆。在这个被炸塌的屋子里,有3位头戴礼帽的英国绅士静静地读书,向我们展示了某种信念的存在,展示了对知识传统的尊重。此时,距离二战胜利还有不到5年。再看这张图,很美,对不对?我想大家一定认不出,这就是当年仅剩残骸的图书馆遗址,如今这里已经改建成荷兰公园歌剧院。

 我想,媒体业也许正处于这样一个时刻,一方面硝烟弥漫、瓦硕遍地,另一方面,美好未来也正在即将到来我就在这张照片下结束我的分享,最后和大家说一句:今天有挑战,未来很精彩,让我们在未来相见!本文由:网上赚钱提供,转载请注明出处,谢谢。


上一篇:今日头条CEO张一鸣对于媒体业的未来看法
下一篇:今日头条下载刮奖送1100元支付宝现金奖励秒到账